天津网信办进驻视觉中国 近250只基金踩跌停

发布时间: 2019-04-12 19:15:18 来源: 中国证券报 栏目: 股市新闻 点击:

天津网信办进驻视觉中国[股评]!近250只基金踩跌停,“黑洞”引发付费图片行业地震原创:于蒙蒙吴科任 世界是平的,其实宇...

日k线图 日k线图

天津网信办进驻视觉中国!近250只基金踩跌停,“黑洞”引发付费图片行业地震

原创: 于蒙蒙 吴科任 

世界是平的,其实宇宙也是平的。一张遥远宇宙中的黑洞照片,在中国资本市场和版权市场激起轩然大波。

这边厢:4月12日,视觉中国毫无意外一字跌停,近250只基金产品中招。

那边厢:视觉中国“黑洞”照片事件已引起政府主管单位高度重视,包括视觉中国、全景网络、东方IC三家公司官网今天上午先后出现无法正常访问情况。

国家版权局今日上午发布公告称,近日,“黑洞图片”版权问题引发关注。国家版权局重视图片版权保护,依法维护著作权人合法权益。各图片公司要健全版权管理机制,规范版权运营,合法合理维权,不得滥用权利。国家版权局将把图片版权保护纳入即将开展的“剑网2019”专项行动,进一步规范图片市场版权秩序。

4月12日,天津市网信办成立工作督导组进驻视觉中国网站,就存量信息、日志留存、信息审核、信息安全管理、值班巡查、应急处置、技术保障等方面进行督导检查,对相关问题隐患提出具体整改意见并指导督促公司整改,对失职工作人员提出处理意见,确保整改工作落地见效,不走过场。同时,针对近期图片类有害信息多发的情况,天津市网信办已启动“属地图片类违法违规信息清理整治”专项行动,对各网站、各环节的图片类有害信息进行集中排查清理,进一步清朗网络空间。

来源:网信天津官微

百亿元解禁股当头一棒

视觉中国陷入黑洞照片版权归属引发的巨大社会争议漩涡,该事件的冲击力大小通过资本市场的表现即可窥见。今日视觉中国股价一字跌停,截至收盘,卖一封单接近50万手,金额超12亿元。

从是否会跌停,到会有几个跌停,投资者关注的焦点已经发生转移。投资者在视觉中国的股吧里开启了“猜猜猜”模式,有人说还有2-3个跌停,有人说至少7个跌停,更有人说10个跌停跑不了。

不巧的是,今日视觉中国迎来百亿市值的解禁,此次解禁是五年前视觉中国借壳远东股份所定向增发的股份,当时定增发行价为5.28元/股。

一位华东券商传媒分析师指出,视觉中国今天有大非解禁,这个对市场是有影响的。“说实话,就算没有昨天事件发酵的话,今天市场也会相对来说比较谨慎。但这两个事儿就是这么巧合就搅在一起了,所以对今天股价的影响比较大,可能后续对股价影响还会有些持续。”

视觉中国这一黑天鹅事件,波及2.54万户(截至2018年三季报)股东,也让近250只基金产品跟着倒霉。

东财Choice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年报,共有248只基金产品持有视觉中国,合计持股数量为1.32亿股,占视觉中国总股本的18.83%,对应市值33亿元。

其中,有两个基金产品持有视觉中国的股份超过1000万股(截至2018年底,下同),分别是交银新生活力灵活配置混合与博时主题行业混合(LOF),前者持有1337.69万股,后者持有1200万股。另外还有30个基金产品持股数量超过100万股。

值得注意的是,上述248只基金产品共波及68家基金公司。中证君梳理持股超100万股的32只基金产品发现,交银施罗德基金、博时基金、中欧基金、泓德基金等4家基金公司至少有3个产品参与其中。交银施罗德基金的产品最多,共有8个,合计持股数量为4653.59万股。

四机构席位集体卖出视觉中国  

盘后龙虎榜数据显示,有四个机构席位卖出视觉中国,合计卖出金额达到3504.56万元,占全天成交额的83.56%。其中,一机构席位卖出金额高达2520万元。

接盘资金较为分散。其中,第一大买入席位为招商证券北京西直门北大街营业部,金额为315万元;深股通专用席位买入额达到220.50万元,排在第二。 其他三个买入席位的金额均低于200万元。

网信办火速约谈 网站闪电停摆

4月11日下午,共青团中央通过微博点名质问视觉中国网站的国旗国徽版权问题。

视觉中国昨日晚间先后发布两份致歉声明。

天津网信办表示,2019年4月11日,针对视觉中国网站传播违法有害信息的情况,天津市互联网信息办公室依法约谈网站负责人,责令该网站立即停止违法违规行为,全面彻底整改。

目前视觉中国官网已经无法正常访问。 目前视觉中国官网已经无法正常访问。

4月12日,欧洲南方天文台对媒体称,视觉中国的这种版权主张不合法,欧洲南方天文台从未、也不能将他们的图片版权转让给其他个人或组织,视觉中国从未就黑洞图片联系过欧洲南方天文台。

视觉中国方面回应,确实并未直接联系欧洲南方天文台,是通过法新社拿到的编辑类使用授权,并不是每张照片都需要直接联系到作者,“我不可能每张照片都自己去搜集啊,这是我们的正常运营情况”。

拖累两“队友”

因为视觉中国事件,另外两家从事图片版权业务的公司全景网络和东方IC官网先后无法访问,目前东方IC启用了全新的官网。 

全景网络是一家行业内知名的互联网视觉内容提供商,基于互联网平台,从事图片的交易销售并提供相关的增值服务,主要通过对图片进行筛选、审核、分类存储和上线管理,依托互联网平台,为传统媒体客户、商业客户以及新媒体客户提供视觉内容和全方位视觉解决方案。公司在2015年12月在新三板挂牌。

早间全景网络官网“全景网”无法正常访问,网站先后给出了三个不同理由,先是称网站系统升级原因,后改称站内图片及供稿人社区进行全面审核,目前又称对站内所有产品进行全面审核。

中国证券报记者致电全景网络,谈及网站关停是否与视觉中国照片的事件有关时,公司董秘张建辉称公司网站的声明为准,至于关停时长他表示还不清楚,要看整改的进度。“公司管理层也注意到了这个事件,我们也希望中国的版权市场能够更好的发展。”

值得注意的是,因为公司名称存在部分重合,路演平台全景网也跟着“躺枪”,全景网上午发布公告澄清与全景网络无任何关系。

继视觉中国、全景网络关闭网站之后,今日10点15分左右,东方IC网站网站无法正常打开,疑似关闭。

不过后续网站又可以重新正常登陆。但百度快照显示,目前恢复的官网应该与完整的官网有区别。

对此,东方IC方面表示,因今日早晨将旧网(dfic.cn)关闭,导致旧网无法打开。现在新网站(https://editorial.dfic.cn/)可以使用。东方IC客服表示,旧网站升级到新网站的系统升级是从去年开始的,“我们的沟通群里有通知为证”,现在搜索旧网站已经会自动跳转到新网站。

但中国证券报记者注意到新网站仅有账户登录框,无注册方式,亦无联系方式和公开信息。对此,该客服称并不清楚。

资料显示,东方IC是一家专业的多元化视觉资源提供商和图片技术服务商,该公司成立于2000年,是东方网入股企业。该公司拥有新闻图片中心、创意图片中心等多个图片平台,产品和服务覆盖了从专业到大众。从低端到高端,从新闻到创意,从国内到国外的整个图片行业领域。2016年8月,今日投条宣布战略投资国内图片库东方IC。投资案完成后,东方IC仍将继续保持独立运作。

艺人被要求支付自己照片的版权

4月11日,认证为北京市盈科律师事务所律师的王小艳,在微博中写道:

“昨天,我的一个顾问单位收到视觉中国发来的一份文件,称顾问单位使用了其享有版权的图片,要求付费。一打开文件,把顾问单位气坏了。文件中列出的图片,都是顾问单位旗下艺人@莫小奇_Monica 的剧照,这些剧照均是通过剧组的渠道获取,并不是从网上直接搜索下载的。”

王小艳称,更另人诧异的是,点开某一张艺人图片在视觉中国上的链接,里面显示:未获得人物肖像权或所有物权。

“没有获得人物肖像权的图片就拿出来卖?居然还卖到了艺人经纪公司的头上?这样的公司,做出把黑洞照片、国旗国徽照片标注成自己版权的事,也就不难理解了。我甚至怀疑,视觉中国是否随时把网上的照片加上自己的水印,就当做自己的照片去卖钱。”

“根据娱乐圈知情人士反馈,除到处发函借机贩卖会员套餐外,视觉中国的另一项生财之道是向艺人收取保护费,否则就发艺人的丑照。” 王小艳“喊话”视觉中国时称,保护知识产权是好事,版权应该被保护。“但吃相太难看就不雅了,你们到处发函,保护自己的版权,那你们侵犯艺人肖像权的事,啥时候好好聊聊?”

演员莫小棋通过微博质问视觉中国:“我自己的平台,发我自己的照片,结果还收到通知要求我付版权费,有点健忘我什么时候授权过贵平台?”

经纬中国创始管理合伙人张颖早在2018年7月就质疑过视觉中国的商业模式。 经纬中国创始管理合伙人张颖早在2018年7月就质疑过视觉中国的商业模式。

版权生意惹争议

视觉中国成立于2000年,2005年与全球最大图片库Getty Images合资成立了华盖创意,负责getty在中国的独家代理,从而迅速占领了创意类图片市场。2014年,视觉中国借壳远东股份上市。

视觉中国称,公司的核心主业是为“版权视觉内容”的贡献者和使用者提供以大数据、人工智能等核心技术为基础的互联网智能交易平台,为广大的内容从业者提供高效、便捷、安全的一站式互联网内容服务。

真正让视觉中国走进大众视野的近年来公司不断祭出的版权诉讼。 真正让视觉中国走进大众视野的近年来公司不断祭出的版权诉讼。

公司对该业务不吝赞美之词,在2017年年报中称:公司是国内第一家利用互联网技术创建的正版图片交易平台,通过多年的实践建立了业界领先的完善的图像版权管理体系和流程;公司高度重视版权保护工作以及相关能力建设。公司对版权保护有关司法案件,多次入选法院系统的知识产权典型案例,受到政府部门的高度评价。

2017 年 4 月 20 日,公司对版权保护的案件入选“2016 年度北京法院十大知识产权创新性典型案例”。

2017 年 4 月 26 日,公司对版权保护的案例入选“福建省律师知识产权十大典型案例”。

视觉中国强调,公司在版权保护的技术创新方面积极探索,处于行业领先地位。公司是国内第一家将“可信时间戳”用于图片版权的确权和认证的公司;并基于图像大数据与人工智能技术自行研发了“鹰眼”——图像版权网络追踪系统,能够追踪到公司拥有图片在网络上的使用情况,大幅降低版权保护的成本,有效的保护了版权人的利益。

视觉中国在2017年年报中介绍了“鹰眼”系统。报告期内公司建设完成了基于图像大数据与人工智能技术自行研发了“鹰眼”——图像互联网版权保护平台,该平台包括自动全网爬虫、自动图像比对、授权比对自动生成报告等多项自主研发的技术能力,自动处理约 200 万/天以上的数据,能够追踪到公司拥有图片在网络上的使用情况,并提供授权管理分析、在线侵权证据保全等一站式的版权保护服务,大幅降低版权保护的成本,有效的保护了版权人的利益。鹰眼平台既为公司自身的版权保护提供技术服务,也正在逐步将向第三方开放相关能力,提供版权保护服务。

对于视觉中国建立起的版权追踪系统,有内容创业者对其提出质疑。

“自己查侵权易,用户查侵权难。”自媒体“三表龙门阵”撰写题为《天下自媒体苦视觉中国久矣》中称,作为终端的最终用户,如果试图通过搜索引擎找图,或者手中握有一张图片,却无法确认其版权归属,拿不准能不能用的话,却不能同等地通过图片版权追踪系统,了解到该图片是否会侵权。

“三表龙门阵”表示,在视觉中国的所有维权过程当中,确实有一些情况属于主观故意,但更多人收到维权威胁的时候,会惊觉这只是自己的无心之失,甚至有时会觉得只要删除照片就可以,不需要补交赔偿。造成这种认知误差的原因,可能包含用户法律意识的缺乏,但一个更重要的原因就在于,这些用户在搜集图片的时候,并没有及时的得到足够的警示。“相信如果在他们找到某张照片的时候,就提示来源是属于什么地方,特别是这张照片的价值是多少,那么很多侵权的纠纷是原本可以避免的。”

前述自媒体文章指出,自媒体或很多企业认为视觉中国有“钓鱼执法”之嫌。

中国证券报记者注意到,对于版权标注,视觉中国称已与相关平台建立合作。公司2018年11份披露的调研纪要中称,目前,公司已完成和百度、搜狗、360 三大国内搜索引擎合作的布局。在用户搜索图片时,优先展示公司图片,并标注“版权”信息,用户点击图片后跳转至图片所在视觉中国网站,为公司带来更多的流量,提升了公司优质正版内容触达客户的深度和广度。

律师解读:商业模式本无对错 但切勿越界

对于视觉中国“黑洞”照片引起社会舆论对于版权的关注,媒体评论员沈彬撰文指出有必要厘清几个误区。

第一种情况,《著作权》保护的对象是创新、创造性的劳动。视觉中国直接将他人的logo图案做了矢量图、打上水印,其中没有“创造性劳动”,当然不能享有著作权,视觉中国拿这个“盖戳卖钱”本身就是对著作权的侵权。

第二种情况,广义上的“二次拍摄”, 商品、大楼本身并不产生摄影作品的著作权,相反在拍摄过程中,摄影师是付出创新性劳动的,包括光线调整、明暗对比等,所以“二次拍摄”会产生著作权。

第三种情况,肖像权和摄影作品著作权之间的冲突。这次很多公众人物、明星站出来吐槽:自己在一些公开场合的照片被摄影师拍了之后,卖给了视觉中国,自己一分钱都拿不到。肖像权和著作权属竞合关系,搞活动让摄影师来拍照,如果不是事先著作权归属的话,那位照片著作权就是摄影师的。但是,30年前的《民法通则》就明确规定:未经公民同意,禁止以营利为目的利用其肖像。所以,在这方面,视觉中国明显揣着明白装糊涂,打着著作权的旗号四处维权、诉讼,但是完全不顾被拍摄对象的肖像权的侵害问题。

第四种情况则是对著作权讨论进行“道德绑架”。歌颂英烈、记录英烈事迹的图书、音像作品,在商店里销售一样是有价格的;“红歌”也一样有版权,商业使用一样要收费,是不是都要妖魔化成为“拿英烈换钱”。

沈彬认为视觉中国的主要问题在于:一、以保护之名实施著作权侵权,掠他人之美,冒充著作权人实施欺骗、讹诈,比如,黑洞照片的著作权人已经开放版权,视觉中国却假模假式对外收费,事实上视觉中国将大量海外开放版权的照片“占为己有”;二、视觉中国搞碰瓷式的维权,动辄进行高价索赔,动辄要求签订包年合同,搞得媒体、自媒体战战兢兢,不敢配图。

视觉中国“黑洞照片”事件为何带来“蝴蝶效应”?通商律师事务所合伙人陈敬认为,因为国内很多图片公司对其运营的图片或者著作权法意义上的美术作品、摄影作品等缺乏合规性审查,至少在部分作品上或多或少存在着缺少授权、授权链条不完整、授权已超期、授权权项不全面等问题。

陈敬进一步指出,视觉中国事件爆发后,很多相关新闻被发掘出来,有不少人称视觉中国的商业模式为版权流氓或者打官司赚钱模式。从知识产权法的语意上讲,这种模式属于知识产权运营和维权,具体地属于版权运营和维权。如果视觉中国具有合法的权利基础、依法维权,这种商业模式本身没有明显隐患。

但是,“如果权利基础缺失或者有瑕疵,甚至在明知前述情况下仍以维权为名来获利,则可能构成恶意诉讼,被诉侵权人可以提起“因恶意提起知识产权诉讼损害责任纠纷”,导致起诉者反而被诉甚至支付赔偿金。图片版权公司应当合理区分受著作权法保护的作品和不受著作权法保护的作品,并在对受保护的作品获得授权时加强合规性审查,在维权前进行充分调查论证,在确认具有较高的侵权可能性的基础上再进行起诉。”陈敬认为。

锦天城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张岩表示,使用群体和图片公司本身处于交易的两端存在博弈。尽管有规模相对小的专业领域图片公司进行补充,但国内图片版权交易市场主要集中在视觉中国、东方IC、全景网络这三家公司。

张岩分析,图片版权的诉讼情况在上个世纪末就已经出现,不是这两年才出现的。之前图片使用群体以传统媒体、广告公司为主,这些使用群体基本都会支付版权费,所以诉讼比较少。之所以现在图片公司到处诉讼,跟自媒体的兴起、传播方式变化、图片溯源技术发展等有关。仅在2016-2018年,全国就有几十万用户被很多图片公司、个人摄影者、工作室等主体进行发函维权,进入诉讼阶段的就有几万起。实际上还是一个意识问题,国外使用群体会主动来找图片公司谈授权,是因为知道图片公司的内容也需要成本,不授权可能会承担高额的赔偿。但国内很多自媒体其实在图片使用上是没有版权意识的,正常授权又面临成本问题。侵权赔偿现在司法判例已经达到近两千元一张,但实际如果进行购买使用单张费用并不是很高。

张岩认为,图片公司的收入来源主要依靠版权交易获得,如果使用群体都不支付版权费用,公司将无以为继。这种模式不存在对与错之分,视觉中国之所以被推倒风口浪尖,跟它把一些具备公共属性产品“据为己有”有一定关联。对图片公司而言,一定要把内容管理好,合理健康运营。

本文标题: 天津网信办进驻视觉中国 近250只基金踩跌停
本文地址: http://wuhouyi.com/stock/460318.html
声明:凡注明"本站原创"的所有文字图片等资料,版权均属成都盛唐新闻网所有,欢迎转载,但务请注明出处。
千亿销售靓丽业绩 “京城地主”首开股份再上新台阶交通银行发展研究部原总经理李杨勇被“双开”
Top